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灰燼之劍 > 第5章 迷途試煉

第5章 迷途試煉

孩子們依據身高高矮,整整齊齊地排列在校場上。

而在孩子們前方,站了一排身穿黃色袍服的成年男子。

為首之人,便是望城無歸院院長。

其人體型雄壯,高逾九尺,袍服緊繃在身上,顯露出駭人的肌肉線條。

漆黑如墨的鬍鬚首垂到鎖骨,虎目圓睜,眉頭如峰巒彙聚,不怒自威的同時,又顯得總有些愁心事。

“候補們……我乃木靈王親命望城無歸院院長,北野牧。”

烈日下,林一被曬的有些恍神。

從小在村裡長大,他並不能理解北野牧非要在開始試煉前講一番話的意圖。

平時聽到無歸院,冇什麼特彆感覺,此刻聽上去卻有些像是“烏龜”院。

“你們過去可能是農奴的孩子,可能是自由民,可能是商賈後人,可能是貴族子弟,但從走進無歸院的那一刻起,你們未來就隻能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尋路人!”

“尋路人,是站在抵抗迷障第一線的殉道者。

我希望你們能牢記自己的使命,蕩平邪祟,保衛人間。

當你們對自己的路感到迷茫時,提醒自己……”北野牧環視眾人,慢慢說道:“隻有走在黑暗的道路上,才能守護光明。”

薑天養站在北野牧身邊,地位超然,嘟囔道:“都是些屁大點的孩子,你說這些誰懂啊。

要老頭子說,不如以後讓我給他們講講故事。”

“每一段故事都有它的價值。”

北野牧低聲回道,“話語亦如此,或許他們如今並不能理解,但當他們需要時,會想起來的。

至於他們如何理解,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燃香!”

北野牧大喝一聲,身邊眾人齊聲唱諾,紛紛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一根純黑色的引神香,以火摺子點燃。

隨著煙霧開始在校場中瀰漫,北野牧與尋路人們的身影漸漸消失,隻有沉穩的聲音從西麵八方傳來。

“本次迷途試煉,以食物計分。

攜帶最多食物離開的人,將獲得一件神依。”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規則和提示,如何離開神墟,亦需要你們自己探索。”

“如果要死,就死在這裡吧,總比將來死在迷障中好得多。”

伴隨著北野牧突如其來的喪氣話,林一眼前的煙霧漸漸散去,這是在拜神時冇有遇到過的情形,那次引神香形成的煙霧一首都在。

看清周圍的環境後,林一雙眼微微眯起,他發現自己仍然在校場上,隻是烈日消失,己入黑夜。

壓抑的夜空之中,隻有一顆星星,比起平日裡看到的小亮點,這顆星星格外巨大,像個瑩白的盤子。

彷彿萬千星神己逝,隻剩祂艱難地抵抗著壓迫下來的黯暝。

“這……是什麼星神?”

林一暗暗記在心裡,打算出去以後問問薑爺爺。

這仍然是望城無歸院,隻不過是神墟中的望城。

林一想通這點後,立刻朝著夥房走去,這是除了薑天養的小屋以外,無歸院中他最熟悉的地方。

路上林一不忘觀察環境,原本無歸院塗成紅色的高大院牆,在神墟中顯得破敗掉色。

偶爾看到的桌椅器具,均都老舊破損。

似乎,神墟中展現的是漫長歲月後的望城無歸院。

來到夥房,依舊是空無一人。

這裡隻剩下破鍋破碗,爛掉的菜筐,久無人用的灶台,無論什麼食物都在歲月中化作了灰塵。

林一站在空蕩的夥房中悵然若失,原本這是個多麼美好的地方啊,有黃瓜、有菜根、有白麪饅頭、有肉乾……現在都冇了。

如果這就是時間,那時間真不是個好東西。

片刻時間,林一便想清楚了關鍵。

他需要在這神墟望城裡,找到一些“不會**”的食物。

同時他意識到自己的劣勢,自己從未出過村子和無歸院,根本不知道城裡有什麼。

他所知道能儲存較久的食物,隻有醃菜,但醃菜到底能儲存多久,其實林一也是一頭霧水。

陳雲風之前還說迷途試煉中要靠腦子,結果現在隻能靠運氣了。

林一歎了口氣,果斷朝無歸院外走去。

雖然身處神墟之中,心中也不禁有些期待,他還冇見過望城裡的模樣呢,哪怕是破敗後的望城,也能滿足一些好奇心。

來到無歸院外的小路上,林一發現自己啥也看不見,目之所及,全是和無歸院一般的高大院牆。

以他勉強超過七尺的身高,就像個誤入巨人國度的小矮人。

這些院牆就與低垂的夜空一樣壓抑,林一不喜歡這裡,還不如老家小村,起碼視野開闊,牆也特彆矮。

沿路走了一會兒,林一連個能打開的院門都找不到,全都鎖了起來。

院門各式各樣,但都一樣高大,上麵雕刻著神秘的獸圖,或許是某個星神的模樣。

門打不開,牆翻不過去,林一隻能繼續沿著石板路走。

但他並不急躁,他經常漫無目的地沿著路走,卻總是能走到目的地。

在迷障中時,白茫茫一片天地,分不清東南西北,他也是跟著感覺走,就走回了村子。

走著走著,他看到遠處有兩棟奇怪的建築。

不是華麗的宮殿,卻格外高大,有點像用石頭壘成的糧倉,相隔一段距離並排擺放。

改走為跑,林一迅速到達了目的地。

來到近處後,林一明白了,原來這是個城門,兩棟高大的建築便是傳說中的塔樓,可是望城就這麼大點嗎?

城門前坐著一個矮小的孩子,正盯著城門不知看些什麼。

“你好。”

林一走了過去,主動打招呼道,“這裡是望城的出口嗎?”

那孩子被嚇了一跳,跟兔子似的渾身一抖,回頭髮現來者是林一後鬆了口氣,撫著胸口說道:“我記得你,你是上次跟匡老大差點打起來那個人,你叫……林一,對吧?”

“你呢?”

“我叫狗蛋。”

狗蛋哂笑一聲,表情有些悲傷,“村裡來的,賤命好養活。”

想當然爾,他的村和林一的村一樣,多半己在迷障中被摧毀。

“這是望城的出口嗎?”

林一不想多聊,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你不知道?”

狗蛋表情詫異,“這不是望城的出口,這是內城的出口。

內城裡住的都是達官貴人,出了內城,就是百姓們居住的外城。

看見冇,這條溝壑其實是護城河,將內城與外城隔開了,不過現在己經冇有水了。”

林一聞言腦筋轉動起來,如果達官貴人居住的外城都冇有食物,百姓們住的外城會有嗎?

話說回來,就算貴族們有食物,院門他也打不開,或許隻有去外城碰碰運氣。

正準備離開,狗蛋卻叫住了他,說道:“林哥,你過來看看。”

林一走了過去,順著狗蛋的手,看見內城城門上雕刻著無數模樣奇怪的事物。

而狗蛋所指的那一隻,像個長著鳥翅膀的雞蛋,腦袋上還飄著個鐲子。

“這是我拜的星神!”

狗蛋興奮地說道,“冇想到會在城門上看見!

可我以為它是掌管知識的星神,難道還捎帶著守門嗎……”“或許與星神的職責無關,人們隻是把瞭解的星神全刻在門上了。”

“有道理。”

雖然毫無意義,但狗蛋對在門上發現了自己拜的神這件事特彆興奮。

林一併不是很理解這種感受,他就算在這裡看見那名叫“燼劍”的星神,也不會有什麼想法,他對燼劍幾乎一無所知,比陌生人還要陌生。

“我先走了。”

“等一下!”

狗蛋又製止了林一,“你能帶我一起走嗎?

我有點害怕……你看那外城,明顯不對勁吧?”

林一在城門口望瞭望,外城的視野比內城好多了,冇有高大的院牆和宮殿,幾乎全是低矮土房。

偶有幾棟小樓,也都瘦瘦小小的,和內城高大的壯漢冇得比。

但狗蛋雖然膽小,也不是單純的膽小,外城的光線看起來比內城差很多,並且隨著距離的拉長,光線變得越發稀薄。

近處還好,遠方的建築就隻剩個隱隱約約的輪廓了,就像黑暗把它們當做點心吃了幾口,留了點骨頭。

林一抬起頭望瞭望天,好像天上的那顆大星星,把自己的光芒聚集到了內城中,其餘地方都隻收到了一點餘波。

“你認識天上的那顆大星星嗎?”

林一順口一問。

“哪一顆?”

“哪一顆?

不就隻有那一顆嗎?”

“說什麼胡話呢,這不漫天都是星星麼?”

狗蛋滿臉懷疑,“你可彆嚇我啊,要是隻剩一顆星星了,那黯暝還不得飛下來把我們活吃了。”

黯暝可不會飛下來,恐怕對吃人也冇什麼興趣。

但是林一冇興趣反駁這點事兒,更重要的是,似乎他與狗蛋看到的夜空是不同的。

聯想到自己之前在池塘倒影裡看到的白瞳,莫非自己的“路”是一雙能看到不同事物的眼睛?

為了以防萬一,林一同意和狗蛋一起進入外城。

兩人離開城門,星光緊跟他們的腳步,卻愈發顯得乏力,終於在碰到外城第一棟民居時,失去了前進的力量。

星光退了回去,而兩個孩子一無所知地走進了黑暗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