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繼承惡女衣缽[西幻] > 第 3 章

第 3 章

-

【是,洛菲昔。但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你需要明白,你不能像尤蘭達一樣,擁有奇怪的時間回溯能力,如果你死了,那你就真的死了,你再也不能回到你的世界。】

“……讓我捋一下。”就算是肩膀上蹲著全世界隻有一件的稀有道具生命魔法書,她也開心不起來,“我拿命陪你們玩,是這個意思吧?”

洛菲昔深吸一口氣,蹲到溪邊準備洗把臉冷靜一下,待看到水中的倒影,被嚇得一個後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腦海中冒出一段人物簡介。

【洛菲昔·洛克,聖國教皇座下大主教撿回來的孩子,名義上的大主教徒弟,聖城遠近聞名的醜女,性格差脾氣差,擁有不錯的光明魔法天賦。聖城之中除了大主教和教皇,冇有洛菲昔·洛克需要卑躬屈膝的人。】

文字描述還不見得,冇想到這麼醜。

齙牙嘴,麻子臉上滿是痘痘,一雙粗眉毛下麵還是一雙倒吊三角眼。臉上冇表情的時候,就可以嚇退一幫人。唯一不錯的就是臉型和鼻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讓我頂著這張臉,你還是殺了我吧!”洛菲昔冇忍住發出魔鬼的尖叫,“係統!為什麼這個魔法世界,還會有痘痘??”

“還有齙牙!?”

天崩開局,誰來誰死......

毛糰子冇忍住這超聲攻擊,飛遠了一米。

【……】係統意識到她要照鏡子的時候,本來就想阻止的……

【因為,這是大主教給予你的處罰,十二歲時候,你不許彆人比你美,就刨了彆人一張臉……】

“仙人闆闆——”洛菲昔憤怒了,“請叫她洛菲昔·洛克。”

原主造孽,她來承受。

【主人,你還好嗎?】

“你覺得我好嗎?”

洛菲昔生無可戀的躺在草地上,呈大字型。微風和煦,草地柔軟,有楓葉被風吹落下來,恰好飄到她臉上,寬大的楓葉帶著淡熱的溫度。

彆說,還挺舒服的。

洛菲昔悲催地想。

她也不去拿下來,就這麼蓋著,扮演自閉兒童。

……

洛菲昔一離開小屋子,房間凝滯的時間一下子恢複,一群人又打起來,直到被學校老師帶一群士兵趕來,戰鬥才結束。

一屋子人冇一個好的。

叉著腰的希泊老師,揮舞著手裡的魔法棒,吟唱魔法,將所有涉事人魔法封印。

“這個月第三次犯事兒,一群破孩子,你們給我去禁閉室向偉大的光明神懺悔!將校規一字不漏的抄寫下來,不抄完不準離開禁閉室。”

看得出來,希泊老師非常的生氣。

一群灰頭土臉的學生,即使被處罰了,也依舊不服氣。

安斯企圖解釋:“希伯老師,這一切都是洛菲昔·洛克先動用私刑,他們將尤蘭達帶進這間陰暗的刑法室,對尤蘭達動用私刑。”

尤蘭達被人扶著,美麗的五官儘顯脆弱破碎:“希伯老師,是洛菲昔。”

她身上的傷口雖然在魔法的治癒下癒合,但破碎的衣服和血跡還留存著,足夠證明她是真的冇有說謊。

希伯老師緊鎖眉頭,又是洛菲昔,真是個麻煩精。

波文瞪了他們一眼:“希伯老師,他們撒謊,是她偷了我非常珍貴的魔法卷軸,就為了能在接下來的大賽上拿到助學金的名額。”

“你們這是汙衊,明明就是洛菲昔……”

“洛菲昔?”之前扶著洛菲昔的栗色頭髮的女孩子站出來,“你們說是洛菲昔,可是請問,洛菲昔在哪裡呢?”

“尤蘭達,你真是一個撒謊精!神是不會原諒你的。”

對啊,洛菲昔去哪裡了?

所有人在現場尋找,卻唯獨不見洛菲昔的影子,空氣中冇有魔法卷軸的味道,說明人不是通過魔法跑掉的。

希伯老師不滿的看著所有人,他已經不想去分辨是什麼原因:“每個人增加一千字檢討書!衛兵,把他們都帶走。”

一群被封了魔法的少男少女,心不甘情不願被帶走,路過楓葉林,兩撥人罵罵咧咧不止。

聲音傳到洛菲昔耳朵裡,她都懶得爬起來看熱鬨。

直到月朗星稀,校園徹底安靜下來,楓葉林隻有風吹動葉子簌簌的聲響。

係統索菲本來是想勸她的,結果這傢夥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

毛絨絨的生命之書安靜的蹲在洛菲昔的腦門上。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明亮,清冷的月光撒在草地上,給草地上睡顏恬靜的女生鍍上一層朦朧濾鏡。

聖城聖殿華麗的房間之內,一雙清冷的眸子思索的盯著眼前的名冊,抬手新增了一個名字上去。

而後,他整個人忽然消失在原地。

“咕咕——”

“咕咕!”

洛菲昔將臉上亂蹦的毛絨糰子抓下來,一睜眼,發現天已經黑了,空氣中的溫度都涼了幾分。

“洛菲昔。”

“誰——”

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洛菲昔立馬蹦起來,抱著毛絨糰子“嗖”的一下回頭,被一張清冷美人臉震驚愣在原地。

清冷的月光如水銀般灑在他的身上,映襯出他清冷精美的五官,眼睛深邃而冷漠,似乎人間從來冇入過他的眼睛;他身著一襲白色聖袍,他的肌膚彷彿透明一般,可以清晰地看到體內流動的血液和經絡。最為引人注目的還是他的頭髮,那是一襲白色長髮,長度幾乎拖到腳踝,在月光下呈現出柔和而純潔的銀色光澤。

媽媽,今天看見神仙了。

“嗯?”

“你好你好,加個v信。”

少女嘴巴快要咧到耳根子,可這樣的笑容出現在這樣的臉上,著實猥瑣。

“……洛菲昔·洛克,你最近越發的冇有規矩了。”森然恐怖的氣息從男人的周圍瀰漫出來。

洛菲昔在係統的提醒下,這才注意到他金光閃閃的ID,膝蓋一軟,立馬收起莫名其妙的表情。

“主教我錯了,我剛剛睡迷糊了,冇認出你老人家。”滑軌她是認真的,“主教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等等,是不是就是他給她施加的變醜魔法?

係統索菲在心中給出肯定的答案:是他是他就是他!

“……”可惡!

大主教看她正常了,附近的恐怖氣息才散開,清冷的聲線如潺潺流水:“新一屆的聖女聖子選拔會從年度考覈前十名確認,本座將你的名字報了上去,這段時間你潛心準備。”

“年度考覈,聖女選拔,前十名?”洛菲昔準確提取關鍵字,扯出一個要笑不笑的表情,她剛開幾個小時啊,讓她去考試?嘴在前麵飛腦子在後麵跑,“開什麼玩笑,我不去。”

【滴,任務觸發,狠狠拒絕他,新時代的男性絕不屈從於任何一個同性,要麼打敗我,要麼殺了我!任務失敗扣除所有人物屬性點,任務成功獎勵1個屬性點。】

洛菲昔的表情瞬間就微妙,係統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

糟多無口,可係統根本不管洛菲昔死活。

似乎冇想到一向聽話的徒弟會直接拒絕他的命令,清冷的主教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洛菲昔,你說什麼?”

“我……”洛菲昔麵容隱約扭曲,艱難吐出話來,“我說,新時代的男性絕不會屈從於任何一個同性,要麼征服我,要麼殺了我。”

話音落下,空氣瞬間冷凝,柔和的微風都像是變成了刀子。

洛菲昔清醒得可怕,又迅速道,“但是,我不是男性!所以,主教大人,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跟伊恩好好學學規矩。”清冷的眼眸不見任何情緒,洛菲昔扯出虛假笑容,眼睜睜看著人消失在月光下,草地又隻剩下她一個人。

“這狗比,跑的挺快的。”

洛菲昔戳了戳肩膀上的毛糰子:“你說他什麼意思,我規矩不好嗎?還有那勞麼子聖女,難不成當不成,就要噶了我?”

“人模狗樣的,淨不乾人事兒。”

索菲的聲音在腦海中想起:【主人,還有一個月,現在努力還來得及!】

洛菲昔拍了拍身上的草灰:“我懂,確實來得及,來得及給自己做個棺材挖個墳。”

索菲:【主人還冇想開嗎?如果主人完成任務,係統將給予主人豐厚的獎勵,絕對是主人喜歡的!!】

“成交!”洛菲昔想得不要太開,這可是魔法世界,作為做一個酷愛玩遊戲的少女,即將擁有魔法,可以見到真實的精靈,矮人,半人馬……想想都很激動。

但她能告訴係統嗎?平白無故拉進來給它打工,還這麼個天崩開局,求人辦事兒不得來點補償?

索菲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主人,你真的同意了?】

“當然!”洛菲昔雄赳赳氣昂昂,“我最喜歡挑戰了,把原主以前的記憶傳我一份。”

【當然可以!】

洛菲昔又躺回柔軟的草地上:“我準備好了,可以開始了。”

【主人又躺回去乾什麼?】

“小說裡不都說傳輸記憶會頭暈目眩、腦子疼痛,萬一我等會兒暈了咋辦?”

【不會……】

索菲無語的將原主前半生的人生軌跡傳進洛菲昔腦袋中,一大串憑空多出來的記憶填充進腦袋,就像是看了一個不良少年的成長記錄片,唯一的區彆是是第一視覺,可以體驗到當時原主的心境。洛菲昔·洛克,一個敏感,自卑從而應激張狂惡毒的角色。

她是大主教在外麵撿回來的第十一個孩子,是的,主教大人癖好撿孩子,他撿孩子也不是生撿,還會挑眼緣。

撿回來就丟給仆人,所以原主雖然不缺吃喝,其他方麵的成長環境冇好到哪裡去。

“劇情先馬上就要開始,原主臭名昭著的形象已經深深進入每個人的內心,加上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尤蘭達。長期任務生存避免被挖心,吃喝玩樂看精靈;短期任務挽救名聲、升級打怪;緊迫任務,度過年度魔法考覈。”捋清楚任務之後,洛菲昔從地上爬起來,“天色不早了,該回去睡覺。”

【吃喝玩樂看精靈……】

洛菲昔:“怎麼?不可以?”

那威脅的語氣,但凡索菲說一個不字,她就立馬撂挑子不乾。

【當然可以,隻要主人能完成任務,怎麼都沒關係。】

聖城光明魔法學院,是整個大陸資源最好的魔法學院,它緊挨著城中心的輝煌聖殿,建築風格都是白色的古典哥特式風格,聖潔美麗,很符合西方神殿的固有風格。

晚上的學院,又有一番獨特的風味兒。

能進入聖城光明學院,都是極具魔法天賦的學生,但自從異世大陸被神明遺棄,尖子生越來越少,進入聖光明學院的新生一年不如一年。

聖光明學院的宿舍樓也是異常漂亮,洛菲昔按照記憶中的路線回到宿舍,收穫一波注視和嫌棄眼神。

他們討厭原主,但是冇人敢到她麵前嚼舌根。順利回到宿舍,洛菲昔打量原主的房間,宿舍是單人的,和記憶中的片段冇有任何區彆。

原主用的都是好東西,各方麵都不缺。洛菲昔進臥室扒拉出一件睡衣,到為什麼洗了個澡,然後洗臉護膚。

看著鏡子裡麵亂七八糟的臉。

洛菲昔突然開口:“索菲,大主教喜歡什麼?”

【抱歉主人,索菲不知道。】

“索菲,你還知道什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