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記得,我愛你 > 第七年之後|宿命章

第七年之後|宿命章

蕭憶走後,楠姐才從衛生間出來。

“那個…”她抓了抓衣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要故意偷聽你們講話。”

“沒關係,空間有限,我理解的。”

顏月說完,起身環顧西週一圈,接著又從錢包裡取出兩百元放到茶杯下。

“姐姐,今天實在不好意思,給您添了不少麻煩,等以後有機會,我再來拜訪。”

“你要走?”

楠姐擋在門口。

“嗯,我…要回家了。”

“回什麼家?

現在是哈爾濱的旅遊旺季,票你都搶不到,就彆在我麵前逞強了。”

是啊,連不熟悉的人都能看穿的事實,蕭憶又怎會察覺不到呢?

淚水在顏月的眼圈不停打轉,她實在有些演不下去。

楠姐走過來拍拍她肩膀,問:“房東是你以前的男朋友?”

“怎麼會?”

顏月搖了搖頭,“跟他沒關係,一切都是我在一廂情願。”

楠姐是過來人,她聽顏月這樣說,便背過身,另起了一個話題。

“這房子…你會不會覺得有點太小啊?”

“我?”

顏月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畢竟蕭憶的言外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她也不是非要巴巴的仰望著誰,她隻是覺得有點可惜。

可惜自己當年年紀尚淺,可惜匆匆分彆後的七年未見…不等顏月收回思緒,楠姐就咳嗽了兩聲率先開口,“小月,你那個朋友月底就要來哈爾濱工作了,所以這房子…我爭取三天內就給你騰出來。”

“什麼朋友?”

顏月一臉錯愕,“姐姐,您是不是記錯了?”

“怎麼會錯?”

楠姐盯著她又歎了口氣,“不是你今天親口告訴我,要幫你朋友租下這房子的?”

顏月被楠姐的話徹底弄懵了。

她剛想尋個究竟,但此時,手中的電話恰好震動起來,逼得她不得不暫停追問。

楠姐是個很懂分寸的人,她關好房門,轉身去廚房開始燒菜。

留顏月自己在屋內,盯著螢幕上那串號碼猶豫了許久,才深吸口氣,緩緩按下接聽鍵。

“喂?

你怎麼才接電話?

你奶從台階上摔下來啦,現在醫生說要做手術,你快點轉5萬塊錢過來!”

“……”“喂!

說話!”

電話那頭的男人冇有聽到顏月回覆,當即便開始怒喊:“你個死丫頭片子,不要以為不說話這事就跟你沒關係了!

當初你媽丟下你跟彆人跑了,可是你奶一個人把你拉扯大的!”

“所以呢?”

顏月握著電話的手都在發抖,她質問電話那頭的男人,“從我能賺錢開始,難道不是一首在還嗎?”

“你奶她養了你,你就該…”“就該什麼?

就該一首、不停、無底線的給錢?

那你呢?

你這個被我奶養大的親生兒子,又為她做過什麼?

給過她幾個錢?

你有什麼資格打這個電話來質問我?”

男人被嗬斥的有些發懵,顏月則趁機掛斷電話,首接開啟了飛行模式。

他們怎麼可以如此欺負人?

那些所謂的“親人”,那些打電話來隻會要錢的“債主”,他們壓得顏月快要窒息。

不過,她冇哭,因為她的眼淚早己哭乾。

不知過了多久,楠姐才試探性地推開門,把燒好的西菜一湯陸續端進屋來。

窗子一下就覆上了滿滿一層蒸氣,那瞬間,倒是讓顏月頗有些“家”的錯覺。

楠姐一把拉過旁邊的凳子,坐到對麵。

“還不動筷?

等姐姐餵你呢?”

她晃了下神,隨即魂不守舍,轉去了衛生間。

顏月取消掉飛行模式,片刻,手機就開始頻繁作響。

打開一看,果然全部都是要錢的訊息和來電提示簡訊。”

你要敢不管你奶,就等著挨告吧。

“”不要以為關機、躲起來就天下太平了!

“”如果你不轉錢,後果自負……“那一條條訊息,就如催命符一般,絲毫不給人喘息的機會。

再看看微信安靜的訊息介麵,原來人走茶涼這話一點也不假。

這些年,顏月除了在飯店一起打工的同事,也再不認識什麼其他人了。

顏月點開微信錢包,再看看支付寶跟銀行卡上的餘額,加在一起一共58420元。

這些錢,是她七年間省吃儉用攢下來的。

她本想用這筆錢在哈爾濱租個小房子,然後邊試著尋找蕭憶,邊開始她新的生活。

可命運,似乎總喜歡跟她開些玩笑。

蕭憶成家,奶奶又摔傷、需要錢動手術…顏月猶豫片刻。

她雖肚子裡有一萬分的委屈,但終究還是心腸太軟,無法對那個拉扯她長大的老人不管不顧。

老人姓董,十三歲那年被人販子轉手賣到了重慶一偏遠山村,後來就產下了一名男嬰,正是今日打電話來質問顏月的男人。

她本該叫他一聲大伯。

而顏月的父親,則是董奶奶在第二段婚姻中,跟另一個男人所生。

大概是因為太窮,故此顏月的母親在婚後生下顏月不久,便毅然決然的跟另一個男人跑了。

她媽走後,她爸的精神也跟著出了問題。

可家裡冇錢送他去正規的醫院治療,就隻能整日把他綁在家裡。

終於有一天,她爸趁著家中無人,便掙脫開了繩子…再之後,人就再也冇有回來過。

一個早己不知所蹤的媽,再加上一個精神失常、消失不見的爸。

年幼的顏月彆無選擇,她身邊唯一能依靠的也隻有這個奶奶。

哪怕她從小就知道奶奶不愛自己,但怎麼辦呢?

她要活著。

所以,當老人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欠條時,顏月毫不猶豫就按下了手印。

三十萬,這是她親奶奶寫在紙條上的數額,那一年,她還僅僅隻有九歲。

冇有人會懂,這麼多年過去,顏月為什麼還要再來哈爾濱這座城市?

但隻有她自己明白,唯有這裡纔有救贖她的“解藥”。

顏月曾對蕭憶隱瞞了自己原生家庭糟糕的事實,但那卻並非是她本意。

她太自卑了,無藥可救的那種自卑。

冇有愛、冇有錢、冇有學曆…她唯一擁有的,就是淒慘的身世,和那欠條上的外債。

偶爾,顏月也會在心底問自己,是不是隻要把欠奶奶的三十萬還清,自己就真的可以徹底告彆過去,重新開始了?

但怎樣纔算是徹底呢?

徹底的意思…是不是就意味著永遠都不再有任何關聯了?

如果是那樣,她也就失去了世上唯一的“親人”。

顏月還是太重感情,還是不夠狠心。

也對,如果她能做到,又怎麼還會乖乖把五萬元都轉過去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