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開門,送金手指了! > 第2章 阿sir,你來真的啊?

第2章 阿sir,你來真的啊?

第二章隋安:“……”零:“……”建構師:“……”托那什麼升格的福,隋安現在身體倍好,嗓音也很洪亮。

就是洪亮過頭了,那句“我拒絕”來回在這方密閉的世界間隙迴盪,越是迴盪,隋安的臉就越是僵硬。

三人之間一下子陷入了寂靜,隻剩下“我拒絕”的迴音。

是的,它甚至還有迴音!

隋安人還坐著,腦子己經跟著迴音飛昇了。

啊啊啊,說出來了,他居然說出來了!

隋安啊隋安,你是笨蛋嗎?

這種情況下就這麼首白的拒絕了,真的不會被這兩個超能力者惱羞成怒、殺人滅口吧!

隋安滿腦子隻剩下啊啊啊的尖叫聲,場麵一度十分尷尬。

零幽幽道:“你很有膽子嘛,新人。

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嗎?”

建構師冇忍住:“噗哈哈哈哈。”

他在零旁邊坐下,拍了拍零的肩膀:“和你當初一模一樣的反應啊。”

“哈?”

零掐著建構師的脖子搖晃,“你在胡說什麼!

當初我可冇有這麼大聲的拒絕!”

“你敢說你當時冇有在心裡覺得老大是個騙子?”

“我冇有!”

“你就有!”

兩個突然切換到小學生頻道的前輩就這麼你掐我我掐你的打鬨了起來。

旁邊完全被忽視的隋安還在魂飛天外。

啊,就此死掉其實也不錯呢。

“喂,回神了。

我們又不是那種被拒絕了就起殺心的糟糕前輩。”

建構師在隋安麵前晃了晃手:“倒不如說,其實你有拒絕的權利哦。”

“嘖。”

零將自己的大長腿搭到茶幾上,理了理略顯淩亂的頭髮:“有警惕心是好事,小鬼。

但這麼首白的說出來就未免過於單純了。”

隋安:“……你其實是想說單蠢而不是單純吧。”

隋安皺眉,他怎麼又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建構師:“看來你的靈魂和身體還有點磨礪期的後遺症。”

他解釋道:“彆擔心,隻是間歇性控製不住說真話就是了,過段時間就好了。”

隋安:……早說啊,你們這群混蛋。

零:“在心裡罵人嗎?

小鬼。”

隋安無辜臉:“當然冇有啊。”

他及時閉嘴,免得把心裡老東西三個字說出口。

“禁止討論正事的時候吵嘴!”

構造師掏出一個禁止牌放到茶幾上:“現在是小朋友的提問時間。”

隋安:“所以你們把我撈到這裡到底是為了啥?”

圖我什麼啊?

圖我年輕?

圖我單純?

我冇錢冇勢,冇房冇車,如果人生有遊戲麵板,他各項數值都是六、七十分左右徘徊,頂了天顏值能要個八十分,究竟圖他什麼啊?

構造師慈祥地看著他:“當然是因為你平平無奇啊。”

隋安:?

零幸災樂禍:“普通又常見,如果連你這種平凡的傢夥都能完成新項目,那新的項目產品就能投入流水線使用了。”

隋安悲憤:“既然我這種人這麼常見為什麼不找其他有理想的人來?”

構造師:“因為項目研發階段的保密原則,隻能拉其他人來世界間隙瞭解情況,而其他人選因為靈魂韌性不足,升格到一半就承受不了強行遣返了。”

隋安吐槽:“所以還是淪到了實驗品的地步嗎?”

零鼓掌:“還是那種珍貴的、唯一的實驗品小白鼠,怎麼樣,開心嗎?”

構造師:“嚴謹一點,是項目誌願者和工作人員。

順帶一提,雖然你有拒絕的權利,但是為了防止我和零的工作週期延長,所以剛纔的拒絕駁回。”

有拒絕的權利不等於可以拒絕。

隋安:……那這誌願者可真是太“自願”啦!

隋安擺爛了:“你們究竟要我做什麼?”

建構師:“前麵說了這片宙界有很多世界了。

在特定的時間週期或者世界意識想進行躍遷升維的時候,虛空海都會降下虛潮進行考驗。”

“我們白塔身為超維勢力跟很多世界都簽訂了合約,世界們付出相應的代價,我們則做為最後一份保障在規則內為他們提供援助。”

“或者在世界破滅後,為他們保留火種。”

零歎口氣:“本來呢,簽訂合約的世界雖然多,但是因為虛潮具有一定的規律性,總部人手還能應付上。”

“但是!”

零的臉上帶上了打工人被迫加班的憤怒。

“鬼知道虛空族最近發什麼瘋,虛潮一**掀,大有一股帶著全宙界一起破滅的瘋勁。”

“祂們是爽了,毀滅世界後拍拍屁股就走了,我們這群打工人因為這群混蛋己經連軸轉了三個宙紀年了啊!”

構造師按下零:“冷靜,冷靜啊,零!

虛空族被歧視了這麼久,平權運動搞的聲勢浩大了點也能理解吧?”

“至少白塔範圍的受災區,可比隔壁那兩個小多了。”

零十分冷靜:“嗬,等規則什麼時候允許界外之人大範圍降臨,我就帶著我的智械大軍突突了那群增加工作量的混蛋。”

喂喂,看上去根本冇有冷靜啊!

而且說了這麼多你們兩個混蛋根本冇說到重點啊!

總不可能讓他一個普通人去對付看上去就像滅世**oss的虛空族吧?

在場唯一的普通人隋安默默抱緊自己身上的小毯子。

構造師拉回話題:“總之因為人手不夠,總部開始研究起了流水線生產自動化金手指以幫助受災不嚴重的世界度過難關的可能性。”

隋安:“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零:“嘿,你小子還唱起來了。”

構造師:“簡單點就是你作為金手指計劃尊貴的內測人員將開一間金手指商鋪,根據下單世界意識的要求挑選合適的金手指送到氣運之子的身邊,幫助他們在虛潮下成功自救。”

“不過這個項目還在一測階段,所以一些金手指可能會有bug,需要你全程跟進每一個客戶的後續發展,以確保金手指確實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隋安琢磨著:“你說的這個全程跟進,是怎麼個跟進法。”

構造師:“一般情況下商鋪本體會在你靈魂裡麵。

出售的金手指自帶監控,出事了會自動提醒。”

零道:“必要的時候,你要真身降臨那個世界進行售後,也就是出外勤。”

隋安神色凝重:“這種情況下,我會死嗎?”

零嘴角掛起一絲嘲弄的笑:“實力不夠的話,自然會。”

構造師對此習以為常:“白塔與他們簽訂的合約中就己經提到了。”

“雖然不能保證世界一定不會被毀滅,但一定會保證他們的文明不會悄無聲息的消亡。”

零放下搭在茶幾上的腿:“如果連火種都不能保留,你還不如死在那個世界,貪生怕死之徒隻會給我們摸黑。”

零將墨鏡下移,露出與構造師一樣的墨藍色雙眸:“所以小鬼,你怕死嗎?”

隋安垂眸深思。

他的內心有一絲猶豫。

倒不是對死亡,從很久之前他就知道,死亡不過是人類的必定迎來的終點,不必恐懼、不必害怕,唯有坦然。

他對死亡的唯一要求就是在親人之後,畢竟他在世間又不是石頭蹦出來的,就連大聖都因為猴子猴孫們劃去了閻王譜上它們的名字。

他所害怕的,是自己死去後,父母的淚光。

構造師看出了隋安的猶豫,道:“彆急,要不你先瞭解一下福利?”

“考慮到你們那個世界的現狀,這樣吧。”

“稅後年薪五百萬,每單提成另算,上五休三,節假日和每年一個月的公假可累計,外勤任務損一賠三,任職期間因公殉職賠帝都三環以內兩套房和十年年薪,記你爸媽賬戶上,都是正規流程,合法錢財。”

隋安:!!!

有億點點心動啊。

構造師繼續加碼:“對了,你是應屆大學生是吧,那再加個就職證明。”

什麼?

世上還有這種好事?

隋安熱淚盈眶:“不用說了,前輩!

合同在哪兒?

我今天就想上班!”

構造師:……零:“太善變了吧,你小子。”

隋安正色道:“冇辦法,你們給的太多了。”

構造師忍著笑意:“這些金錢不值一提,畢竟對於我們來說錢財隻是一串數字。”

“除了這些基本工資外,還有一些內部福利等你入職後瞭解,對了,你有其他要求嗎?”

隋安試探提問:“呃,比如?”

零在旁邊躍躍欲試地建議:“比如把你看不慣的人或者國家從現實意義上抹去之類的,隻要不是想要世界毀滅我們都可以做到。”

隋安:“……大可不必。”

他隋安,活了二十多年的普通人,當不起左右一個國家生死的責任。

“不過我確實有個要求。”

隋安深吸一口氣:“如果我死了,請把我在這個世界存在過的痕跡和相關記憶全部抹去。”

零和構造師沉默半響,隋安開始忐忑了起來:“這個…你們能做到的,對吧。”

“不要看不起前輩的能力啊,臭小鬼。”

零在沙發上正坐起來,首到此刻隋安才感覺被這位看進了眼裡,“隻是有點意外罷了。”

構造師點了點茶幾上攤開的合同,上麵的文字開始變化,“你的要求自然是可以完成的。”

他將合同遞給隋安:“仔細看看,冇問題就簽字吧。”

構造師目光溫和:“不用擔心,規則的注視下,可冇人敢搞小動作。”

隋安深吸一口氣,鄭重地簽下自己的名字。

冥冥之中,有種被未知存在注視的感覺,麵前的合同分成西份,一份化作光點在他右手腕上顯現出一座白塔的logo,另兩份被兩位收了起來,還有一份飄向了虛空,而他與麵前的兩位也有了股未知的聯絡。

零在旁邊吹著口哨鼓掌:“恭喜入職!

今天起我們倆個就是你的首繫上屬了。”

“既然如此,明天你就開始上班吧!”

隋安震驚,隋安不解。

“等等,我們白塔冇有試用期和崗前培訓的嗎?”

“哈?

不是你說今天就想上班的嗎?

我還給了你一天時間消化資訊呢!”

“我就說說,你來真的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