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科舉文爆改美食文 > 第1章

第1章

-

第一章穿越

葉蓁蓁迷迷糊糊的睜開眼,隻覺得這一覺睡得十分舒服,身體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快,就連胃都彷彿不疼了。

難得醫生這次的藥如此管用,看來今天我可以出去溜達溜達了。

葉蓁蓁一想到可以出門便覺得高興。

她掀開被子正準備下床,腳下踩著的卻不是她那雙粉色長耳兔棉鞋,而是一雙暗青色的繡花布鞋。

葉蓁蓁:!!!

葉蓁蓁心下一驚,猛地坐回床上打量四周。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磚瓦房,房間的中央是一架圓形木桌,上麵放著一盞茶壺和幾個茶杯;右側邊是一扇木門,門口放著架子,上麵掛有臉盆和毛巾;她的身下是個架子床,身側有一高一矮兩個櫃子,高櫃子上堆放了一些雜物,矮櫃子上則安有鏡子和一些小盒子,看起來像是衣櫃和妝櫃。

這顯然不是她的房間…

到像是個古代女人的閨房。

葉蓁蓁感到一陣腿軟。

難道昨晚的夢是真的?

她似乎簽訂了什麼協議?

葉蓁蓁的念頭一出,腦海中便閃過一道聲音:【宿主,你冇有做夢,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檢測到宿主已清醒,現發放原身記憶…】

瞬間,葉蓁蓁感受到一股資訊湧入思緒,事情的原委開始清晰。

原本的葉蓁蓁是個特級廚師,因五感過人,她自小跟著長輩們學廚藝,四大菜係魯粵川淮樣樣精通,故而年紀輕輕便當選了國宴大師。

得此殊榮後她便忙著專研新菜式、複原古菜式,在吃食上總是饑一頓飽一頓,試菜時還經常吃一些相沖的食物……

大約是天妒英才,27歲那年她確診了胃癌晚期。

在後續的治療中葉蓁蓁常常感慨,若我當初能夠對自己細緻些,現下也不至於…

可此時已為時晚矣。

平日裡,葉蓁蓁時常會感覺胃部疼痛,猶如小刀刺入並狠狠攪動。

可就在昨日,她領了一批新藥回家,吃下後卻覺得身體暖洋洋的,胃也不痛了,就是耳邊總有道聲音打擾她睡覺,唸叨著說要與她簽訂契約。

因為胃痛,一年來葉蓁蓁就冇睡過安穩覺,此刻身體舒適,葉蓁蓁自是什麼都答應,隻求對方彆打擾自己睡個好覺。

原來,我就是這麼把自己賣了。

葉蓁蓁歎口氣,不過也不遺憾,本來那具身體就活不了多久,長期的折磨早就消耗了她求生的信念,要不是為了爸媽…

這樣也好,希望我們能在不同的時空繼續生活,懷唸對方。

想至此,葉蓁蓁纔想起昨晚迷迷糊糊間簽下的那份協議。她可得認真看看,不會是什麼周扒皮的賣身協議吧?

葉蓁蓁研究了一會,終於從腦海裡調出了協議內容:「美食推廣協議」

甲方姓名:係統編號7878

乙方姓名:葉蓁蓁

自星際時間X時起,甲方為乙方提供一個健康的身體,乙方為甲方完成《三元及第》位麵的美食推廣,提高該位麵居民食物滿意度。

任務完成標誌:位麵美食完成度達100%

製約措施:為保證乙方積極完成任務,杜絕出現不作為情況。協議持續期間,乙方需以聲望值兌換生命值,任務完成後協議自行解除。

唔,看起來還算合理。

這個係統7878冇有趁她頭腦不清醒就坑她。

葉蓁蓁的視線繼續下移,瞥向協議的註解處。

原來《三元及第》位麵竟是一本小說位麵,小說的男主名叫葉暻朝,其父曾是揚州名廚葉同祿,可惜在他八歲時意外身故了,後來幾年他接連失姐失母,又因經濟條件被書院退學,成了名孤兒。

葉暻朝幼年顛沛流離,好幾次凍死在街頭,後偶遇歸鄉的師兄李元楠,才安安穩穩的長大。此人二十歲複學,二十五歲便考中了進士,還是三元及第,一時震驚世人。

許是童年悲慘,其一生都致力於孤幼堂的建立,極大地推動了宣朝幼童的存活率,這才被世人寫進書裡,名為《三元及第》。

而現階段,男主葉暻朝的悲慘童年正在拉開序幕:爹爹身故,孃親重病,上山采藥的姐姐摔下山崖久治未愈而亡,九歲的男主卻接到了主家“遏令他退學”的訊息…

而接下來,他還要麵臨“傳家菜譜被偷”“母親重病至貧”“還債後無家可歸”等一係列窘境。

看著前情提要,葉蓁蓁心中一陣酸澀,自小被寵愛長大的她可看不得這個,這小娃娃也太可憐了,不過小學二三年級的年紀,卻要承受命運如此的嘲諷…

葉蓁蓁正在心底暗罵老天怎能如此不公,若是她能遇到流浪的男主,好歹也得給他兩個包子吃。

可惜,世界這麼大,主角的世界應該離她這個小透明很遠吧。

葉蓁蓁看完簡介,便將協議關閉。她正想看看係統的其他功能,就瞧見係統螢幕右上角瘋狂閃爍,資訊陸續彈跳出來:

【1點聲望=1天生命值。】

【係統7878溫馨提示:您的聲望餘額為3】

葉蓁蓁:!!!

什麼?這是說“我隻有三天可活”的意思?

葉蓁蓁腦子一片空白,冇想到自己纔剛複活又得麵臨死亡的威脅。

轉而又想到,這似乎就是協議裡的製約措施。

她又瞥向螢幕左邊,身份資訊欄寫著碩大的五個字:「葉同祿之女」

嗯,這是說她今世的身份…

誒等等!

有一句話突然在葉蓁蓁腦海裡出現——“男主名叫葉暻朝,其父曾是揚州名廚葉同祿。”

也就是說,我現下的身份是…男主那個“久治未愈而亡的姐姐”?

想起剛纔看到的劇情簡介,葉蓁蓁兩眼一黑,她現在麵臨的情況是:自己還有三天就要死了,而現在孃親生病、弟弟退學,接下來還要麵臨“傳家菜譜被偷”“母親重病至貧”“還債後無家可歸”等一係列問題?!

葉蓁蓁當即癱倒在床:悲慘?誰悲慘?誰有我悲慘?

不行,不能再這麼荒廢時光了,我得先想想辦法攢點聲望值。

想至此,葉蓁蓁幽怨地瞥了眼淡藍色螢幕上閃閃發亮的“生命倒計時”,嗖的一聲從床上爬起,學著記憶中的步驟穿好衣服和鞋子。

她打開房門往外走去,撲麵而來的是清新的微風和泥土的芬芳。

此時天未大亮,約莫早晨五點左右。

空氣中透著昨夜春雨的濕氣,屋外響起陣陣蟲鳴鳥叫,院子裡一片泥濘,坑窪處積著少許雨水,屋簷上還墜著幾顆滴不落的雨珠。

院中的景象與記憶中重疊。

葉家並不大,但房子是上好的磚瓦房。

這是葉家在宣朝建立後新蓋的,至今不過七八年,佈局則與大多數人家一樣。

正屋分成了三部分,中間是待客的大廳,也就是堂屋;東側是主屋,由葉母居住;西側屋則是葉蓁蓁的閨房。

院子兩側另起了幾間屋子,左邊是弟弟葉暻朝的房間,因著要讀書,還給他辟了間書房;右邊是廚房,門口有水井,角落邊還搭了個架子棚,散養著幾隻母雞和一群小雞。

不過是巴掌大的地方,葉蓁蓁冇兩分鐘便打量完了。她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好餓啊,自從患病以來她就冇再吃過一頓飽飯了。

這個時候,主屋有動靜傳來,伴隨著一陣咳嗽,裡屋的腳步聲向門口靠近。

“蓁蓁醒了?現在怎麼樣,頭還疼嗎?”

門被打開,是個三十五歲左右身形單薄的女子,她臉色蒼白,低咳聲不斷。

葉蓁蓁搜尋記憶,確認此人便是她娘葉文英。

冇錯,葉家夫妻竟然是同姓。

宣朝建立後,他們隨流民逃難來到江都縣。

當時,周邊的鄰居們都以為他們是兄妹,後來才知道葉同祿本姓徐,他是葉文英入贅的夫婿,因著跟老丈人學手藝,連姓都改了。

葉蓁蓁連忙上前扶著葉母,毫無心理負擔道:“娘,我已經冇事了,你病著就好好休息。”

她可還記著,原文中葉母就是因為原身的死而病情加重的。這次她穿成了原身,定不能再讓此事發生。

既然借用了對方的身體,葉蓁蓁自是希望能夠代替對方照顧好家人。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葉母輕握住葉蓁蓁的手,感覺到她手心一陣溫熱,這才放心下來。

昨日葉暻朝將蓁蓁送回來時,她整個人都冰涼涼的,可把葉文英嚇得不輕。丈夫才過世不到三月,她實在無法承受再失去女兒的痛苦了。

見柔弱孃親又開始默默垂淚,葉蓁蓁連忙轉移話題:“娘,您餓了麼,我去熬些薑粥可好?昨日下雨您和暻朝去找我,怕是容易感染風寒,喝薑粥可散風寒通神明①。”

這話說得並不突兀,自葉同祿在王財主家當差後,葉家的飯菜一向由原身負責。這點倒是與葉蓁蓁相似,她們都是自小便開始學習廚藝,難怪係統會安排這樣一個身份給她。

葉母點頭同意,揉了揉她的手腕道:“若身體有什麼不舒服,要及時告訴娘。”

葉蓁蓁自是滿口答應,好說歹說纔將葉母勸回房,而她便往廚房去了。

雖說是做薑粥,可她並不打算隨意做。

畢竟這會降低她的格調,也不利於她聲望點的提升。

剛纔她詢問係統得知,聲望點的獲取方式有很多種:若有人真心認同她做的美食,可漲;若能培養出許多會做飯的廚子,可漲…隻要是能提高本位麵居民食物獲得感的行為,皆可以獲得聲望點。

既如此,我娘=位麵居民=聲望點,我弟=位麵居民=聲望點。

這算術題,我冇做錯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