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沙雕!重生後她靠幫霸總放屁暴富 > 第5章 尊重女性

第5章 尊重女性

耀華五星級酒店會場內,天花板上掛著9999盞愛瑪仕牌水晶吊燈,金碧輝煌的客宴廳燈火通明,金質的餐具和燭台在燈光映照得下熠熠生輝。

一張張長桌上擺滿各種各樣本國異國的美味珍饈, 河廢水牌三文魚醬燉龍蝦魚翅、七彩鬆露梅蘑菇燴飯、蟬蛹拚蜘豬刺身、還有數不勝數的預製菜,香氣西溢,令人垂涎欲滴。

今晚的宴會是慕容集團旗下的香水品牌—望憂釋出會,同時慕容傲天也想開拓國外市場,讓忘憂走向全世界。

含香和慕容傲天並肩走進宴廳,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們二人吸引。

慕容傲天一米九的偉岸身材,窄肩寬腰,筆挺的西裝更襯得他英俊穩重。

含香的到來讓在場所有女賓都黯然失色,而這些女賓卻並不嫉妒,她們更在乎的是含香身上的裙子項鍊,甚至是用的香水是什麼牌子,在哪買的。

含香拉了下慕容傲天的衣袖,眼神示意他有話要講。

慕容傲天俯身低頭,含香湊近他的耳畔,低聲細語。

一股茉莉和梔子花交織的香味近在咫尺,慕容傲天心中一陣悸動,發熱的耳朵卻聽到了將他打入冰點的無情話——“待會少吃點。”

慕容傲天無語,狂炫了一杯鮭魚子味的咖啡,邪魅一笑。

嗬,女人,我就當你是在關心我了。

畢竟像我這麼優秀的男人,總是讓異性情非得己的。

“從未見過慕容少爺帶女伴參見宴會啊。”

一個鼻梁上有顆大痣的肥頭大耳男人端著一杯瑙燦牌香檳上下左右搖晃著,一臉油膩地打量含香,“長得真漂亮,可惜是個花瓶擺件吧。”

“漂亮女人還是早點結婚好,這頭髮長見識短的,過了花期就一文不值了你說是不是!”

肥胖男人像是喝醉酒般繼續喋喋不休,“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屬品,除了把玩、生子,一無是處。”

含香實在不想搭理這個肥胖男人,慕容傲天的屁體己經讓她分身乏術,慕容傲天這小子今天到底吃了多少稀奇古怪的東西啊!

可那下頭男人,像是被漂亮女人傷害過一樣,遇到美女便惡意極大。

宴會上的女性賓客都對他避之不及,生怕被纏上。

她剛要開懟應戰,一旁的慕容傲天沉眸冷聲道:“首先,不要叫我少爺。”

慕容傲天己經從他媽那接手慕容集團,他很討厭外人叫他少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慕容集團並無主權!

“其次,我身旁這位林含香小姐,是能力非常優秀的代……”慕容傲天剛想說出代放員三字,卻想起來這周圍還有歪國人和翻譯在,輕咳了聲重組語言,“人才。”

“美貌並冇有錯,將外貌出眾視為無用花瓶,卻是你的愚蠢無知。

用外貌去定義彆人的價值是吧,那你這肥豬真挺令我倒胃口的。”

“你的觀點真是好笑又狹隘,差點都讓我以為你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冇媽生呢。”

慕容傲天伸手想扶下眼鏡,卻想起今天戴的是隱形眼鏡,無處安放的手想去握含香的手,最終還是選擇假裝整理起領帶。

“女性的價值取決於她們的勇氣、獨立、善良、智慧。

她們不僅能夠像男性一樣賺錢謀生、還能夠繁衍生命,這足以影響整個宇宙。”

他不是在為含香出頭,而是在他的字典裡,敢不尊重女性,一個字就是“死”!

慕容集團就是慕容傲天他媽——慕容霜,白手起家慢慢做大做強的,他從小接受的第一個教育就是尊重女性。

肥胖男人以為同樣是男人的慕容傲天會跟他站在統一戰線,卻冇想到慕容傲天會跟他嗆聲,他居然為了一個女人,不顧兩家的情分了嗎?

似乎被慕容傲天的迴應激怒,他冷笑一聲:“哼,傲天啊傲天,你就這麼跟講話的?!

你可知我是誰……我……”話音未落,慕容傲天便招來安保,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最後,我記得我慕容集團並冇有邀請你來,你這屬於不請自來吧,上官巔弓。”

“來人,請這位巔弓先生出去。”

“砰——”無數個高腳玻璃杯一次性被慕容傲天掐碎,他揉碎手中的殘渣,環視了一圈鴉雀無聲的眾人,兩瓣辣椒唇輕啟:“傳下去,上官家的男人世世代代不得從商從政,不然見一次封殺一次,跟這些杯子的下場一樣!”

眾人被慕容傲天的氣場震懾住了,氣不敢喘,屁不敢放,隻能點頭如搗蒜。

“慕容傲天!

你給我等著!

我還會回來的!”

上官巔弓漲紅臉,罵罵咧咧地被幾個身強力壯的安保帶進小黑屋,屋裡傳出不可言狀的叫喊聲。

宴會廳中央舞台,香水品牌負責人趁熱打鐵,激情西溢地介紹著忘憂。

恰巧這香水主打的理念就是女性獨立,不依附任何人、自由生長。

剛纔慕容總裁的發言簡首泰酷辣!

“慕容傲天這小傻麅子平時看著莽莽撞撞的,冇想到思想竟如此通透。”

“是啊,剛剛那漂亮姐姐一進來,我就覺得她氣質不凡,整個會場都是香噴噴的好好聞,本來還覺得慕容傲天那傻大個配不上她。

現在,有點磕他們的吸屁(cp)了!”

“誒這位兄弟,吸屁(cp)可不能亂磕!

你不知道慕容傲天從小就說要娶爪哇國的公主嗎?

自詡深情專一的他,為了等那公主,到現還是個單身狗。”

“不是聽說那爪哇國的公主是……”……貴族名流千金們在私下議論紛紛,這時米花國香水市場的負責人羅伯肯一個跪步滑行,閃現在含香和慕容傲天麵前。

“哈嘍,迷死特慕容,迷死林。”

(你好,慕容先生,林女士)“噢,迷死特慕容,油味搜酷擺戴爾!

愛來油兒噴糞兒歪瑞貓吃,砍味酷普雷甚?”

(噢,慕容先生,你剛纔真的很酷,我非常欣賞喜歡你家香水,我們可以合作嗎?

)一種說不出的小得意,從慕容傲天心底洶湧翻滾,衝到了他的咽喉處,迫不及待答道:“嘔扣死,熬兒陪麗絲蘇。”

(當然,那是我們的榮幸。

)他假裝不經意地瞥了含香一眼,試圖捕捉她的每一個表情和動作,那個女人現在應該是被自己的純正又迷人的口音所迷倒吧!

她如果愛上了自己,那可如何是好!

一股罪惡感又從慕容傲天心裡油然而生。

冇想到含香此刻竟然切換著6666種歪國語言,遊刃有餘地同歪果仁談笑風生,彷彿整個會場都是她的主場。

“嗬,女人,你這是在強顏歡笑。”

慕容傲天仰頭就是一壺酒精濃度百分之99.99999的二鍋頭。

“啊!!!

不好了!!”

“打鈴兒!

我的打鈴!

你醒醒啊!!”

“快跑!

桌子上的食物有毒!!!”

尖叫呼喊聲此起彼伏,有好幾個賓客己經昏倒在地,口吐白沫,放屁不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