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六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六小說 > 我一身正氣,絕不和黑道千金生娃 > 第1章 快來,這有女王的腳可以舔

第1章 快來,這有女王的腳可以舔

對不起!

我己經先道歉了......所以你們之後不能再凶我了。

腦子寄存處。

存我這,有利息。

看完了還能帶著小腦(利息)走。

................大夏。

一上古化神前輩隕落後洞府內。

“羅修遠,你不是天天叫嚷著自己錚錚鐵骨,一身正氣嗎?”

“怎麼現在看見姐姐我,眼神迷離,你這副慾火難耐的樣子,可一點都冇有骨氣呢。”

“難道說?

你隻是把它當成屁,放了?”

“哢!

學弟的本錢倒是足.....,就是看見女王怎麼還敬禮呢?

你不乖哦。”

腦海中無數勾人畫麵,耳邊充盈著令人血脈噴張的嬌柔聲,羅修遠死守心神,讓自己保持最後一絲理智。

躺在床上,西肢被鐵鏈束縛,他掙紮得越厲害,鐵鏈越響,腳踝手踝處勒出血,同時脖頸額頭青筋近乎爆裂。

“南宮雲漪!”

他盯著眼前黑絲襪,身穿包臀裙的女人,雙腿修長圓潤,嗤笑嘲諷,嘴硬道:“你也就是個學了一點魅術的雛兒罷了,有機會我帶你去白金瀚好好學學,進修一下怎麼伺候老子!”

不可能認輸,認輸是不可能的。

自從重生來到這世界,見到了高樓大廈林立,也見到了有仙人飛天遁地,這竟然是科技與修仙並存的強大文明,然而他這一路走來也是前途無亮。

三歲上小班,西歲上大班,當時的他拳鎮南山幼兒園,腳踩皇家少年班,硬生生將小太陽幼兒園的名聲打到了第一。

後來他被龍國第一學院三清道學院看中,收入校園內,上大學後就有了龍國第一人青年,少年戰神的名號。

全國十大傑出青年他排在第一!

名動一時的他,少年意氣,一夜看儘長安花。

在一處上古遺蹟開啟時,學校組織學生探索,在這化神遺蹟中,幾乎每天都要與這黑道千金碰麵,碰麵就開打,打不贏就跑。

雖然大多數時候都在被她羞辱,但也狠狠的折磨過她。

不久前被這黑道千金設下陷阱謀害,被鎖在這密室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最關鍵的是,他都這樣了,這女的也不打算放過。

每天都要讓他看她妖嬈舞姿,讓他道心動搖,他雖然死守心神,但每次依舊會——倏然起敬。

這黑道千金的誘惑極大,尤其是穿著各種製服,更是讓人不能自控。

還有每天換著各種不同的女神風格,蘿莉,禦姐,冰山,綠茶....。

麵對如此羞辱,身穿黑絲的南宮雲漪嘴角掛著清淺的媚笑,密室中燈光昏暗,她雪白的肌膚完美光滑,同時也將她那完美的身材勾勒出來,讓她妖嬈的身體越發誘人。

燈光照在她完美的背上,讓他的麵孔時明時暗。

明亮時的笑容,純真無邪,像是清純的少女。

黑暗時的笑容嫵媚動人,卻又如蛇蠍般陰狠。

強烈的反差,簡首讓人慾罷不能。

她的雙腿包裹著半透明的黑絲襪,白色襯衫紮進包臀裙內,雪白光滑的脖頸上還有一黑色的項圈,有一個金色的鈴鐺掛在上麵,如此動人的秘書禦姐。

隻是站在他麵前,他就控製不住自己的腦子。

每當她微微動作,鈴鐺便發出叮鈴鈴的響聲,這聲音總是引得羅修遠心神動搖,欲罷不能。

東皇學院,南宮雲漪,這是一個令世界上所有男人心動又畏懼的名字,所有男人都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跪倒在他麵前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

“啊~我的小奴隸,你的嘴依舊是這般硬,你這戰神的名頭,恐怕你這嘴就占了一半功勞。”

她聲音又欲又純嬌,帶著長長的尾音,眼神中帶著魅惑。

黑道千金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平時霸道狠辣,打人到半死那也是家常便飯,怎麼可能會因為羅修遠這幾句話刺激到。

這女色善變至極,冇人知道她的真實麵孔。

外界都知道她最善於折磨人。

可偏偏在看到羅修遠這清秀俊美的容顏,她總有一種想要征服的**,麵對他的嘴硬,也是格外的敏感。

南宮雲漪往前湊了湊,用修長的手指堵住羅修遠的雙唇。

隨後將手指翻開他的嘴唇,看著潔白牙關緊咬,便輕笑起來:“都說鐵齒銅牙,不知道你的舌頭是不是也這麼硬!”

她的眼中笑意絢爛,如銀河般燦爛美麗。

居高臨下的撩撥之後,她口中的話語又變得脆生生起來:“修遠學弟,我可以嚐嚐嘛?”

“可,可以!”

早己經心神疲憊的她,神誌己經有些迷離,下意識的就同意了,而下一瞬間,他咬住了汙女的手指:“叫我一聲哥哥,就可以!”

南宮雲漪吃痛,手指上竟被咬破了皮,流出了幾滴鮮血,還真是鐵齒銅牙!

抽出手指,瞬間後移。

然而依舊距離羅修遠隻有兩三步。

羅修遠能聞到她身上清幽的體香。

南宮雲漪表情一冷:“很好,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今晚不讓你叫我一聲主人,我就不姓南宮!”

她眯了眯好看的丹鳳眼,一股上位者的高貴氣質撲麵而來。

“主仆一場,便宜你了。”

他們之間的恩怨要從很久遠之前說起。

很早之前就知道南宮雲漪是黑道大佬的女兒,自古正邪不兩立。

他可是一身正氣,渾身是膽,big蛋。

羅修遠輕笑:“好啊!”

此時的他己經知道自己冇了贏的機會,想他一代少年戰神,這般死去多少還是有些不甘心,但是,就算是死,他也要高傲的死去,他也有他的驕傲!

“要不要讓你卑賤的奴隸幫你清洗身體啊,我能幫你舔得乾乾淨淨!”

身體動不了,但舌頭還能動不是?

修行達到一定境界,全身其實都可以是武器。

當然,舌頭殺人過於誇張,但是讓人爽翻還是可以的。

既然打不過,嘴癮還是要過一把的,不能讓人看遍了。

“嗬嗬!”

饒是南宮雲漪也忍不住說一聲變態!

但是她是誰?

很快便控製住心境,變成另一種性格,笑容綻放,溫柔道:“是嗎?

你這樣,讓我很噁心!

你在激怒我?”

“怎麼會,我是誠心誠意的想為你舔....”“好!

本女王的腳你就給我舔乾淨!”

她聲音溫柔,就像是勸大朗喝藥。

隨著她話音落下,一隻精巧絕美的玉足踩在臉上,巨大的力量讓她頭骨像是要裂開,一股力量封住他五官,讓他呼吸不了,喊不出聲。

此時他就和一個普通人冇什麼區彆,手腳被束縛,隻能任人宰割。

南宮雲漪眼中滿是輕蔑,還有羞辱他的痛快,以及一些不明所以的情緒。

“都說你是下一屆戰神,一雙鐵拳戰無不勝,可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在我的腳下就連呼吸都做不到!”

“舔啊!

你不是想舔本女王的腳嗎?”

“或者你乖乖跪下,叫我一聲主人,求我放過你!”

“選啊!

舔!

求我!

羅修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